混沌善良M

停止更图,要闭关了

我也面临不得不长大的时候了

 

谁来反驳我一下

看到一部英国戏剧,里面有一句话我觉得还蛮经典的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中生存,最难的不是疯狂,而是正常”

当自己认为的常识与社会大众认为的常识相沖的时候,自己可能就会被世人视为不正常

最常见到这种状况的大概是在已经被社会迂腐思维给洗脑的大人跟尚未被污染的孩子之间的思想冲突上

说真的我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也不清楚了

世人应该和平共处,世人应该拥有大爱,周遭的某些人却认为暴力才能解决一切

到后来,我也开始崇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主义的时候,那些曾经大喊暴力万岁的人如今却倡导和平

而现在的我,就变成满脑“只有绝对的正义与正确的暴力才能引导世间迈向和平”思想的人,却也变得不正常了

对坏人动用私刑是正确的,不是吗?我已经对现在的法律没信心了,民主给予的自由以及人权团体歌颂的基本人权,被坏人拿来利用、逍遥自在

还要给死刑犯上麻醉的生命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随意夺取生命的杀人犯还妄想拥有同样平等的人权?

若要平等,那就交出你的生命来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啊!

可是这种想法很不正常,我知道

别人说我三观很正,其实不然,就是因为太正了才显得疯狂

我曾经跟父母说:要是你们犯罪,我会毫不犹豫将你们送进牢房,我崇拜大义灭亲主义。虽然他们不当一回事就是了

我也曾思考过,自己看见亲友死亡究竟会不会有情绪波动?这些事我不太敢跟朋友说,因为这不正常对吧

还有就是,我也告诉某个列表自己的愿望:要是这世界上的每个人的负面情绪都消失了,是不是就能够变得快乐之类的

我妄想打造一个大家都很快乐的理想乡,但凭我一己之力根本做不到

我很努力让自己的家庭看似很和平,其实里头脾气最暴躁的是姐姐,只要姐姐一发火,谁都挡不住,而我那努力制造出来的和平假象就很容易被毁灭殆尽

因此,我曾经想杀了姐姐,但是父母会伤心
,或是想杀掉父母,姐姐感到伤心的时候说她没资格难过,因为她也说了很多伤害父母的话,而让姐姐崩溃之类的

我还挺喜欢用罪恶感制裁坏人的,不过这很不正常

我曾经还问我妈,要是姐姐有工作妳会让她搬出去住吗?妈妈很生气地说外面世界很危险,没有稳定的工作就不要妄想搬出去住

然后我说:那如果有稳定的工作呢?她反问我是不是要丢下她离家

我便回她:妳要是愿意赶姐姐走,我就留下来陪妳,这是交换条件

我妈说我很可怕

那时候的我满脑子都是对姐姐的憎恨,因为她破坏了我一手打造的理想乡,却没能站在妈妈的立场想,明明姐姐也是她的亲生孩子

或许是因为我还没有孩子,才无法理解父母担心孩子的想法吧

有时候我太过理性,反而让家人跟朋友感到害怕,可是我不是想要这样的

我很努力保持乐观,即使有抱怨也都往肚子里吞,也是因为我只是在维持那小小的和平

我知道是错误的,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要互相理解沟通才对,可是我没有勇气,我没有读心能力,所以害怕除我以外的人

说了那么多,其实也是希望有人能反驳我

我也想要变得正常,可是究竟怎样才算正常我已经不明白了

人类好复杂,我也好复杂

2018-06-24  | 6 18
评论(18)
热度(6)
 

© 混沌善良M | Powered by LOFTER